钢铁产能年夜迁徙:武钢、宝钢押注北部湾

由于历史原因,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扎堆华北、华东,并且主要集中在城市。在布局东南沿海钢铁基地的决策过程中,“省钱”并非纳入讨论的主要议题。更深层次的考量是,优化全国钢铁产能布局,同时推动钢铁业升级,建设“精品基地”。

钢铁产能大迁移:武钢、宝钢押注北部湾

钢铁产能大迁移:武钢、宝钢押注北部湾

3月15日18时,武钢防城港钢铁基地,第一卷高端冷轧成品顺利下线。距其200余公里的宝钢湛江钢铁基地,一号高炉已在半年前点火投产。

国务院近期出台措施,要求在近几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9000多万吨的基础上,再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在钢铁业“去产能”号角声中,华南沿海地区新上钢铁项目开张。

时下的钢铁业正在变革自救:一方面,全国上下缩减、淘汰过剩产能,疏解安置规模庞大的员工,做去产能的“减法”;而另一方面,大型钢铁企业则希望先进产能置换落后产能,以实现优化钢铁产能布局和提振钢铁企业的竞争力,做供给侧的“加法”。

华南地区的两座千万吨级钢铁项目,宝钢湛江钢铁基地和武钢防城港钢铁基地,正在探索“加法”的解题思路。

与钢铁生产企业扎堆的华北、华东地区不同,华南大型钢铁生产企业屈指可数。华南地区尤其是珠三角城市巨大的市场需求,形成既有的“北钢南运”格局。按照工信部设计的《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前述两大钢铁基地,承担着彻底改变东南沿海钢材供需矛盾、抑制过剩地区钢铁产能盲目扩张的重大任务。

两座即将成型的钢铁“巨无霸”,被寄望改变以往“北重南轻”的钢铁格局。

钢市不“刚”的珠三角

湛江钢铁高炉的一把火,尚未给寒冬中的珠三角钢市送来暖风。

对广东佛山乐从镇的钢材贸易商文风(化名)来说,珠三角钢材价格,正处在他做钢材贸易8年来的最低点。乐从镇坐拥国内规模最大的钢材现货交易市场,流通渠道覆盖整个珠三角地区。当地的钢材价格变化,对整个广东市场都有风向标意义。

经济下行压力直接反映在钢材价格低迷上。随着国内国际经济环境的深度调整,乐从钢材贸易商的老客户们生,沙巴体育 外围,意不复往日,市场需求剧烈波动。去年广东钢材价格震荡下行,以主流钢厂韶钢为例,螺纹钢从年初的2950元/吨降至年末2150元/吨,跌幅800元/吨,下跌27%;高线钢从年初的2960元/吨降至年末2080元/吨,跌幅880元/吨,下跌30%。

文风的感受更加贴切,他主营的圆钢在2008年价格低迷时,批发价尚在3000元/吨,这是一个“还顶得住”的价格,但2015年后该品类的价格已经跌至2000元/吨,基本上无利可图。这使得像文风这样的小型钢材贸易商陷入两难的困境:一方面,市场需求不足,库存积压严重,急需清理库存和停止进货,以减少损失和增加现金流;但另一方面,由于顾客数量减少,又需要进货满足少数顾客的要求。为了避免顾客流失,文风们选择了后者,因而也进入了“越卖越亏,越亏越卖”的恶性循环。

“现在我们的打算是,每个型号都进一点,尽量满足顾客的需求,等待市场回暖。”文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然而,市场什么时候回暖,他心里也没底。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差”的往年,文风占地600平方米的档口,每天钢材的运送量在30车左右,而时下已经降至20车。钢铁价格略有回升的那段时间,文风档口每天的流量一度达到40车,但几天过后很快又跌至15车。

“现在这样的行情,除非有刚性需求的客户,一般很少人来买钢了。”文风感觉很无奈。据他不完全估算,2014年至今,乐从镇当地的钢铁贸易企业陆续倒闭近两成。

责任编辑:Alice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
  • 本页阅读全文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经济 钢铁 产能迁移相关阅读

工信部: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 大力推动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

10月17日,2019
DOA技术应用论坛在北京开幕,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王新哲出席并致辞,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