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掀"高铁热"中国高铁出海蓝图将撬动万亿市场

近年来全球掀起“高铁热”,各国纷纷推出规模空前的高铁发展计划,目前包括英国、俄罗斯、美国、印度、伊朗、沙特、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泰国等在内的近20个国家均有高铁修建计划,总里程近2万公里,投资超过8000亿美元。

根据十三五高铁规划,今年年底高铁营运里程将达到2万公里左右,到2020年营运里程将达到3万公里;中长期达到4万公里以上。7月底,发改委发文《关于进一步鼓励和扩大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的实施意见》,提出全面开放铁路投资与运营市场,鼓励社会资本全面进入铁路领域。

我们认为随着铁路改革进程加快,地方投资主体多元化,地方主导的高铁建设积极性不断提高,高铁建设里程有望大超预期。在“一带一路”出口项目不断推进、国内高铁建设后续有力的大背景下,高铁车辆产业链将迎来稳定成长的新阶段。

据悉,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7月10日在俄罗斯乌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其中铁路作为习主席讲话的重要议题,再次表明其作为“一带一路”核心出口产业的地位。与以往不同,此次中方将优先实施已经达成共识的项目,参与投融资合作,在未来几年推动建成4000公里铁路,体现高层强力推动的意志。

我们认为,上合成员国所在的“欧亚陆上通道”是中国高铁出口最有望落地的区域之一。其中中俄跨境的元气规划可达7000公里,目前莫斯科-喀山段已经进入实地勘察和规划阶段,这标志着中二高铁合作项目向前迈出实质性步伐,中的高铁也正逐步得到世界认可。

作为经济大动脉的铁路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将占据重要地位,中国计划建设泛亚铁路、中亚铁路、欧亚高铁、中俄加美高铁等四条世界级的高铁线路,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推进的重要支撑。

按照目前国内高铁车辆密度和最新招标价格测算,4000公里高铁建设目标对车辆的总需量约在400列、720亿人民币。另外,根据权威数据显示,到2018年全球铁路市场投资规模将达到1.52万亿,其中铁路装备需求约9000亿元。如果考虑到全球高铁建设热潮,完全可能超出这一预期。因此,海外铁路装备和高铁市场为中国高铁产业链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崭新市场空间。

高层将高铁放在“一带一路”的第一顺位大力推进,并明确将出台金融配套政策支持高铁等关键装备出口。相对于德国、日本等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可以覆盖从工务工程、通信信号、牵引供电到装备制造的等几乎产业链,实现一揽子总包方案出口,并且总体建造成本比竞争对手低至少20%。相对于其他国家,我国的竞争力显著。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我国装备出海又有了新动向。中泰铁路合作至今已举行六轮会谈,双方拟于9月上旬签署中泰铁路合作的政府间框架协议,预计10月底举行开工典礼。

无独有偶,近期习近平特使向印尼总统提交雅万高铁报告,作为中国与印尼互利合作的战略性标志项目,雅万高铁项目是中国与印尼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体现,将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两城市距离120公里,未来还要进一步延伸至距万隆570公里的第二大城市泗水。还可以对8个站点的土地进行综合开发,可形成100公里的雅万高铁经济带,据初步测算,这条铁路通车5年后就可以盈利。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和高铁“走出去”战略的推进,中国高铁企业发力“出海”,目前正在跟踪的海外高铁项目有20多个。依托核心技术优势,中国铁路装备制造企业逐步打破了以产品输出为主的传统出口形态,形成产品、技术、资本全方位“走出去”态势。

“高铁外交”作为国家新名片,它是技术集成、产业配套、重大装备、国际融资、国际贸易、国际关系协调等的综合能力的表现。中国高铁“走出去”对中国高科技产业输出起到引领作用,必将带动一大批高科技产业腾飞,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责任编辑:Nora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高铁出海 海外市场 基建相关阅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高铁出海不是“求人办事”

日,中美首条高铁建设项目遇阻备受各方关注。事件起源于美国合作方西部快线公司突然单方面毁约,发布公告称“与中铁国际集团(美国)有限公司组建合资企业、建设连接加州南部和拉斯韦加斯高铁线路的计划将不再继续”。专家指出,中国高铁在制造、建设及运营方面的成就举世瞩目,性价比优势十分明显,项目建成后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都有非常大的拉动作用。美方突然单方面毁约的本质依旧是贸易保护主义。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仅对其商业信誉造成打击,更有损沿线美国民众的利益。
美方毁约难服众
从“握手”到“变脸”,不到一年。2015年9月,西部快线公司与中铁国际着手谈判筹建合资公司,旨在帮助开发、融资、建设并准备运营连接内华达州拉斯韦加斯市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的西部快线高铁项目,并通过在沿途各地设立站点,以缓解令当地民众十分头疼的堵车问题。据了解,该高铁线路全长370公里,预计总投资额127亿美元,原本计划将于今年9月开工。
对于为何突然毁约,美方的解释是,美国联邦政府有关“高速列车必须在美国制造”的规定成为了推进这一项目的最大障碍。多位海内外专家表示,此前双方所签署的协议规定,不管是公布协议还是取消,都必须经过双方一致同意。西部快线采取“突然袭击”显然违约,且给出的理由难以服众。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认为,美国西部快线终止合作主要还是来自于联邦政府的反对。滕建群表示,不让其他国家参与本国铁路建设,实际上是保护主义的具体体现。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金融系主任、终身教授杨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美方企业突然单方面毁约的做法,显然违背美国在商业交易上一直推崇的契约精神。“当初双方能够签约,在商业上对美方公司应该也是有利的。因此,有可能是由于美国大选年被常常强化的政治等方面非商业因素,干扰了正常的商业决策,使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相关方商业利益受到损害。同时,这也是中企在美投资所遇政治风险的一个具体体现。”杨坚说。
中国高铁实力强
那么,中国高铁遇阻是否说明自身竞争力不强呢?综合各方面信息来看,中国高铁的优势其实十分明显。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中国的高铁技术主要有3大优势:一是轨道、隧道建造技术高,具备应对各种复杂情况的能力,如中国高铁技术能够保证在很大温差情况下铁轨不变形等;二是中国的高铁技术团队过硬;三是中国高铁的修建造价比竞争对手更低。据测算,中国高铁造价只有其他国家高铁造价的33%—50%。
价格之外,中国高铁技术上的含“金”量亦傲视全球。以被誉为“列车大脑”的列车网络控制系统为例,传统技术受带宽和传输速度影响,仅能支撑基本的列车控制和诊断功能数据传输,而信息化的发展对这一“大脑”的要求则越来越高,庞巴迪、西门子等国际巨头也都异常重视这一研发。不久前,中国中车株洲研究所自主开发的全球新一代列车网络控制系统,在时速380公里级中国标准动车组上装车试验成功,中国高铁有了“最强大脑”。
“一方面,作为中国制造走向海外的最闪亮名片,中国高铁有着自主知识产权、全产业链优势以及最佳的性价比;另一方面,建设高铁是一个系统性工程,牵涉面大,因此,在推进过程中出现波折也是十分正常的,需要理性看待。”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对本报记者说。
贸易壁垒须破除
据介绍,高铁不仅能为人们在城市群之中穿梭提供快速便宜的选择,也是减少碳排放的有效途径之一。近年来,中国至少与30个国家进行了高铁合作或者洽谈,“互联互通”的朋友圈遍及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伊朗、泰国、老挝、马来西亚、巴西、俄罗斯等国。
分析人士指出,中方了解有关国家建设高铁的现实需求和愿望,积极发挥自身比较优势进入其市场,不仅为了拓展中国企业的利润源,更可以帮助当事国提高基础设施水平,为当地民众带来经济发展上的实惠。相关方面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基于“互利共赢”逻辑的种种努力并非一厢情愿地“求人办事”,而是需要得到公正对待的商业诚意。
张建平进一步指出,从此前中美双方的框架性协议和进展来看,很多敏感问题大家应该已经有所考虑,突然毁约更像是贸易摩擦的一种延伸。“需要注意的是,高铁产业往往会大量带动钢铁、电气设备等诸多上下游产品的需求,美方通过搁浅高铁项目来保护其国内相关产业,并借机打压中国制造势头的动机其实很充足。只是如今美国的基础设施已经相对落后,这种做法并不符合美国民众的长远利益。”他分析。
“二战以来,美国一直在国际间推动自由贸易和投资并大受其益。除非有特别明显的技术上理由,否则只有美国造的高铁才能获批这类强制性限制难免产生隐蔽性贸易壁垒的嫌疑。”杨坚表示,美方应该更加习惯与中国企业进行双赢的交易,而中方则需要意识到国际投资和贸易中政治风险的存在并加以有效管理。